10年期美债收益率升至一年高位,黄金大跌近30美元

  周三,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升至今年迄今的高点,美盘前进一步走高,触及2020年2月以来的高位1.4%;同时,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升至2.28%,为2020年1月以来最高水平,日内涨超10个基点。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变陡,美国2年期10年期国债之间的利差达130个基点,为2016年末以来最高水平。    同时,金银出现异动。现货白银短线下挫;现货黄金跌破1790美元/盎司,较日高回落逾20美元,现跌1%。现货白银日内跌幅扩大至1.1%。  有分析师指出,全球债市三周来的下跌似乎正在吸引追随市场趋势的量化基金的注意力,事实上,它们可能一直在推波助澜。  从至少一个指标来看,随着收益率攀升,跟随市场走势的基金正在积极建立美国国债空头头寸。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与HedgeFundResearchInc.的Macro/CTA指数之间的30天滚动相关系数本周达到了3月份以来的最高水平。   摩根大通一个追踪顺势策略基金的模型也支持这种说法:量化基金——又称商品交易顾问(CTA),加剧了全球债市的下滑。   由驻伦敦的NikolaosPanigirtzoglou率领的摩根大通策略师在周二发表的研究报告中写道,该模型分别在2月12日和2月16日变成了德国国债和美国国债空头,现在对两者的看跌程度都达到了至少两年最高。他们说:   “这表明,CTA在最近几周扮演了加剧债券市场抛售的角色。”   量化基金被吸引着出售,并不难理解。美国国债连续三周下跌,基准10年期收益率在此期间攀升了近30个基点。摩根大通策略师同时表示,不会重新买入美债,因为他们的模型与是时候重新开始购买的极限水平还有一段距离。   惠誉预计,美国债券收益率在中期面临上行压力,但上升应该是渐进的。美联储将在明年晚些时候结束量化宽松资产购买计划,这将给收益率带来上行压力,即便预计基准利率在2024年之前都不会改变。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将在未来两到三年内升至2%。   近期债券收益率飙升确实吓坏了全球市场,但这未必是坏消息。摩根大通的私人银行部门表示,随着全球经济从新冠病毒大流行中反弹,这可能是“增长乐观情绪”的反映。 该公司执行董事兼全球市场策略师王然(JuliaWang)周三表示: “如果你考虑到债券收益率的上升或更强劲的经济增长,或者甚至是在这个周期的这个点上出现一点通胀——这些都是健康的迹象。”   当较长期国债(如3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高于较短期国债(如5年期或10年期国债)时,收益率曲线就会变陡。通常情况下,收益率曲线趋陡被视为对经济、股市和企业获利的积极信号,而收益率曲线趋平则是对未来经济疲软的警告。   她发表上述言论之际,一些投资者对近期债券收益率的上升越来越感到担忧。例如,基准的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迅速升至疫情最严重时期以来的最高水平。当收益率上升时,债券价格会下跌。王然说:   “我认为全球经济正在经历周期性复苏阶段,债券收益率上升很大程度上是对这种增长乐观情绪的反映。”   这位策略师表示,预计这种乐观情绪今年很大程度上将在亚洲得以“实现”,那里正出现“非常强劲的”增长动力。   王然说:   “如果你考虑我们在周期性增长方面所处的位置,美国财政政策的溢出效应将对亚洲出口商非常有意义。亚洲也有一些大宗商品出口国,他们也会感受到大宗商品价格回升的积极提振。”   她补充称,就基本面而言,过去六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形势似乎“略有好转”,经常账户赤字“全面收窄”。当一个国家的进口超过出口时,就会出现经常账赤字。   王然说:   “如果你想一下这次收益率曲线趋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我认为目前它仍不是威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认为这种增长(乐观情绪)实际上是亚洲市场的推动力。”    (责任编辑:admin)